生育自由

雖然生育權遭到前所未有衝擊,但莫拉會保護馬薩諸塞州父母及女性生育的權力。

莫拉明白生育自由正在受到前所未有的衝擊。女性、有色人種以及同性戀群體的生育自由權得不到保障。羅伊訴韋德案被推翻以來,我們政府官員要做的是繼續促進流產的合法化、提高流產的安全性。這要求我們打破制度障礙,普及民眾對生育自由的關注。莫拉將與立法官員、衛生健康委員及羅伊訴韋德案之後建立的聯盟密切合作,確保馬薩諸塞州能成為那些正在尋求幫助的人的希望燈塔。

莫拉一直以來都鼓勵人們捍衛生育自主權。在擔任總檢察長之前,她為馬薩諸塞州的緩衝區法辯護,以保護病人在醫療中心免受騷擾,調查危機懷孕中心的欺騙行為,領導保護墮胎提供者的公共安全的努力,並在多個聯邦法院參與訴訟,以捍衛墮胎的權利。

在莫拉當上總檢察長之前,她衝破了還不成文的墮胎的限制,抨擊特朗普政府對生育控制、第十條和通過遠程醫療墮胎的攻擊。她與一家廣告公司達成了和解,勸說他們在提供墮胎護理的健康中心周圍投放廣告。莫拉是早期《准入法》的強烈擁護者。這部法律有利於促進墮胎合法和羅伊訴韋德案。羅伊訴韋德案打破了馬薩諸塞州2020年的一些法律限制。莫拉擔任民主黨總檢察長協會聯合主席期間,這個委員會變成了民主黨活動基地。他們致力於讓想要參與活動的候選人公開表述他們對墮胎權的支持。

目前還沒有任何一條聯邦法律規定禁止墮胎,墮胎在馬薩諸塞州仍然合法。莫拉斷定,她作為總檢察長永遠不會讓禁止墮胎的法律生效。

莫拉作為政府官員將從以下方面支持生育自由權:

  • 那些接受生育護理和性別鑒定的生育者和父母免受民事和刑事責罰。
  • 那些生育者因接受合法的生育護理和性別鑒定服務而面臨的許可問題受到保障。
  • 禁止馬薩諸塞州行政部門與其他州引渡和調查生育者、診所或者那些接受本州合法產前產後護理及性別鑒定的父母。
  • 同時,禁止馬薩諸塞州警察向聯邦機構、州立法機構或者私人提供信息或協助。他們正尋求法律手段反對馬薩諸塞州合法的生育者或者生育機構。
  • 呼籲公共衛生部門在馬薩諸塞州發佈一項長期命令,允許個人在藥店免費購買緊急避孕藥。
  • 強制保險公司承保生育和性別鑒定險,包括墮胎。保險公司不能要求免賠款、自付或費用分擔。
  • 確保生育和性別鑒定等護理服務。 對生育者住址保密。
  • 確保只能在孕後24周流產,防止出現危機情況。
  • 致力與引薦羅伊訴韋德案聯盟的一些意見。
  • 確保每個馬薩諸塞州居民都能獲得高質量、並且負擔得起的醫療保健服務包括墮胎護理、避孕、性傳播感染檢測和治療以及性別性別鑒定。
  • 支持開展全面的、包括同性戀群體的,持正向態度,醫學精確的性教育。
  • 履行馬薩諸塞州孕產婦保健種族不平等問題委員會的建議,推進立法,解決孕產婦保健中的種族不平等問題。
  • 增加助產師以及保險的覆蓋範圍。
  • 在監獄、避難所、學校等地提供免費的經期用品。
  • 努力讓醫療診所的醫生、護士免受暴力、騷擾、威脅和恐嚇。
  • 在所有大學校園提供藥物流產服務,並對沒有保健中心或只提供有限保健服務的社區大學和其他高等教育機構提供適當藥物流產服務。
  • 反對海德修正案和任何其他限制墮胎的因素 。

問題

  1. 交通
  2. 住房
  3. 兒童稅收抵免
  4. 刑事司法改革
  5. 投票權
  6. 教育
  7. 氣候
  8. 生育自由
  9. 移民
  10. 經濟發展
  11. 醫療健康和行為衛生保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