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莫拉

莫拉是五個孩子中的老大,由母親撫養長大,她瞭解團隊合作、犧牲和努力工作的價值。

莫拉與馬薩諸塞州有很深的淵源。她的父母都在紐伯里波特長大。她的外祖父母在格洛斯特相遇,她的祖父在那裡的漁業碼頭工作,她祖母的祖先於1636年定居在紐伯里的帕克河,上了護理學校。她的祖父母來都自愛爾蘭,做過家庭傭人和守門人。

莫拉於1971年出生在貝塞斯達海軍醫院(Bethesda Naval Hospital),當時她的父親是美國公共衛生局的一名上尉,後來是環境保護局的一名土木工程師。她的外祖母決定讓莫拉出生在馬薩諸塞州的土地上。她冒著暴風雪沿著1號公路飛到馬里蘭,穿著她的護工服偷偷溜進產房,在產床下面放了一袋來自比菲爾德的家庭林地的泥土,這樣莫拉就可以在馬薩諸塞州「出生」了。

莫拉在新罕布什爾州漢普頓福爾斯的一個老農舍里長大,是五個兄弟姐妹中的老大。她的母親特雷西(Tracy)是當地小學的一名護士,在鎮上直到現在都非常活躍。莫拉的繼父愛德華(Edward)在莫拉上高中的時候加入了這個家庭。愛德華是一名教師,當地的工會主席,也是莫拉高中籃球隊的教練,這讓莫拉終身熱愛籃球運動。特雷西向莫拉灌輸了對社區和努力工作的承諾。童年時期,莫拉會在樹林里奔跑,從當地的果園裡偷蘋果(大多是掉落的蘋果),做運動,當教練,做營地顧問,在當地的漢普頓海灘賭場當服務員。

莫拉就讀於哈佛大學,她是籃球隊的隊長,之後在奧地利的一個職業籃球隊中作為一名5英尺4英吋高的首發控衛呆了兩年。出於對公共服務的承諾和幫助他人的願望,她進入了東北大學法學院。

莫拉曾經在私人診所工作,離職後擔任司法部長辦公室民權司司長。她被提升為該辦公室兩個最重要的部門的主管:公共保護與宣傳局和商業與勞動局。在此期間,她領導了第一次對《婚姻保護法案》(Defense of Marriage Act)的州挑戰,並在2008年金融危機後追究了大銀行和貸款公司的責任。

maura-basketball

2014年,莫拉當選為美國首位公開同性戀身份的總檢察長(司法部長),並於2018年再次當選。作為人民律師,莫拉代表馬薩諸塞州居民與一些最有權勢的機構展開了較量。她保護學生借款人和房主不受掠奪性放貸者的傷害,起訴埃克森美孚公司在氣候變化問題上的謊言,讓普渡制藥公司和薩克勒家族為助長阿片類藥物泛濫承擔責任。她讓總檢察長辦公室成為第一個在全州範圍內實行帶薪休假的辦公室,並建立了辦公室的第一個社區參與司,直接進入社區,分享資源,通過教育增強人們的權利。

莫拉作為首席檢察官提供了強有力且穩定的領導,特別是在特朗普擔任總統和2019年冠狀病毒病大流行的動蕩時期。莫拉領導的重點是團隊合作,開放的溝通渠道,將人們凝聚在一起。

莫拉競選州長的目的是為了改善馬薩諸塞州居民的家庭狀況,同時投資於住房、公共交通、清潔能源經濟和職業培訓。她相信馬薩諸塞州擁有最強大的人力資本、智力資本、商業、創新和技術,這些力量可以被利用起來,為整個州的居民、家庭、小企業和公司做偉大的事情。

莫拉住在波士頓, 你仍然可以看到她在附近的公園裡打籃球,或者和她的姪女和侄子出去玩。